蘋果日報採訪: 【重修舊好】廢鐵打字機起死回生 文儀維修師傅守業25年

有幸接受蘋果的採訪, 本公司藉此機會分享了文儀維修的意義。

正如我們一直所講, 本公司提倡「寧修勿買」, 只要機身尚有維修的價值,我們都會建議客人沿用舊機。

蘋果新聞來源捷徑:
http://hk.apple.nextmedia.com/realtime/supplement/20170316/56432089

Facebook捷徑: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permalink.php?story_fbid=1269473686455069&id=877787202290388¬if_t=like¬if_id=1489729912763667



【重修舊好】廢鐵打字機起死回生 文儀維修師傅守業25年
建立時間 (HKT): 0316 11:40


何志文是World Trade的文儀維修師傅,入行廿五年,見証文儀維修行業的轉變。

第一次與文儀維修師傅何志文見面,43歲,比想像中年輕,原先以為做維修的多是沉默寡言,怎料話題滔滔不絕。但印象最深刻,是他常慨嘆:「現在很多新一代都不知道這些東西可以修理,全部丟在垃圾站或夜冷舖,過時就換,這觀念是錯的 。」

文儀維修聽落很陌生,它在八、九十年代盛行,當年人人一部打字機,壞了便靠文儀維修師傅修理。直至電腦出現,打字機和列印機數量越來越少,行業才開始息微。好些師傅乾脆轉行,剩下來的何師傅,從小迷上機械,長大了讀明愛職業先修課程,18歲已經投身文儀維修行業:「我很喜歡『拆件』,小時候拿弟弟的玩具研究,升上中學就會自己改裝單車。」一做便做了25年。現在的他,基本上在寫字樓見到的傳真機、 影印機、列印機、打字機、打卡鐘、碎紙機、過膠機等等全部都會維修。他無奈地說:「未必全是淘汰,而是越來越『精』,這行業剩下的人幾乎要所有文儀都懂得修理才可繼續生存。」


圖為已經有廿五年歷年的碎紙機,是何師傅在學校維修的用具之一。

現代文儀劣貨充斥

他做的維修公司,全盛時期有八個師傅上門維修,現在剩五個。客人都是光顧了很久的公司 、銀行和中小學。記者跟他到林村公立黃福鑾紀念學校,發現校長和他們都很熟絡,原來已經光顧他們十多年。如此長情,原來對於學校而言,添置新物需時批核,倒不如維修延續用品的壽命。校長陳喜泉說:「資源一向比較緊拙,用得的我們都會繼續用,不要浪費。同時減省了學校營運支出。」話未完,何師傅在半小時內,已完成碎紙機和打字機的維修及保養,還不斷叮囑老師:「碎紙時記得要拆釘書機的釘......」對文儀用品的珍愛可見一斑。
不過,現在普遍的維修保養服務,價格大多維持在機件價格的三分一內,但文儀用品越來越便宜,好多公司寧願買新多於維修,更遑論保養好機器,何師傅無奈搖頭:「中國人吃飯一定貴,但用的可以很便宜。十多年前內地技術追上,廉價產品充斥整個市場。」他直言現在的物件比以前易壞,皆因產品迎合產業鏈,物料都越來越不耐用,到期只能更換,以支撐大企業的收益。

行業雖息微 每天見證物件重生最開心

每天拆件無數,深感舊物童叟無欺,卻被「嫌舊」就一批批丟棄,他遇過有客人打算將五十多部的仍然運作的碎紙機扔掉換一批新,他和其他師傅不忍心浪費,於是提議用成本價自己搬運和維修機頭:「以前的產品一定是好,現在很多都是偷工減料不能相比,真的不要在淘寶買貨。有緣見到我的話都會游說客人維修,起碼少了件你不知道是寶的『垃圾』。」那時一部機都足足二百幾磅,搬得很吃力,發力得不好還會出現扭傷情況,不知幾辛苦。」前後花了兩個月不賺錢又出力,只為了救一批會被送往堆填區的「寶貝」,他笑說:「其實我每天都很開心,因為每天都能做維修,幫到物件能夠重新再用完成它的崗位已經很滿足。」他還遇過有外籍女士專程帶一部由爺爺買,已經有六十年歷史但壞了的打字機上門,希望有師傅替他維修:「那部打字機她不需要用,但都希望維修好再承傳下去留給他兒子,最後她很感激我們的幫忙連番道謝。這份工作除了是我的謀生工具,更可以幫助和滿足對產品有感情的客人。」


何師傅細心地向學校職員講解如何令物件更耐用。

深耕細作無人入行

不過這行業無專業資格和牌照,政府不重視,加上工作性質要面對污糟的機件,幾乎沒有年輕人入行:「不少人經常問,原來幾十年前的物件可以修理。我們其實想客戶認識到甚麼叫做好和值得保留的東西,很多人不知道我們這一行尚在 ,但每一行都需要有人深耕細作。」在文儀用具普及的年代,人類所產生的垃圾日益愈多,慶幸有這班維修師傅,努力讓還有價值的文儀用品,重修舊好。

 

記者:鍾藹寧
攝影:王國輝